版权所有,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如有违反,追究法律责任

产后忧郁?→专辑就是我的小孩

大盗:新专辑叫做《18》,可以简单介绍一下这张专辑吗?专辑名字的由来等等?
张智成:专辑叫做《18》,其实做一张专辑是需要去找他的名字,并不像大家所想的,先有专辑的名字。我是先把歌录完,后来就想说怎么样有一个主题去把这10首歌串在一起,或者是跟我这个歌手的身份有关系,那我出道18年;最近这4张,从09年到17年,刚好也是8年时间,我录音的那个楼也在18楼,我在18楼里面有很多的灵感,我想说走到第18年,我对生活上的灵感、我对我音乐上的灵感、对我的一些创意我比较勇于表达自己,然后我会保持一个高度的热情,那我就想到说我也出道18年,我跟彭学斌这制作人也合作了18年,他是我的伯乐。然后我觉得谈恋爱好像也是这样因为不论你几岁,你谈恋爱的时候好像都是用18岁的感觉,有点像唱情歌,那无论你几岁,你去到KTV的时候,你大概还是会点你十几、二十岁时候听的歌来唱,其实我觉得有一点像这样,所以就在这个阶段,我第9张专辑用《18》来去做我这张专辑的标题,想让大家回到当初对任何事情都有热情、都充满期待的感觉。


大盗那所以这张专辑的定位是什么?是依旧走伤情路线还是有增添回忆的部分在?
张智成:其实我自从09年做专辑到现在做了4张,我这是第9张,其实我自己做专辑是不会用概念做一张专辑的。因为华语唱片本来在十几年前就没有什么概念专辑了,就大家可能是做了两首歌,然后就出去打了。可是我自己从一开始做专辑到现在的目的就是我要收好歌。因为我是先录完所有歌,再让公司去定哪首歌是主打歌的原因就是,我要对待每一首歌都是公平的,同等的爱,就像你生了10个小孩一样,所以这算是我三年多来,生出来的小孩。我常说我现在有一点“产后忧郁症”、有一点“躁郁症”,怕他大家不够爱护他们。所以这张专辑的收歌录音到制作、歌词方向、企划、设计其实没有太注重在概念上,反而会一直不断地给它加分。就像我专辑里面的内页设计,是稍微用了插画、用孔雀的感觉,就像大家看这个音乐的价值是可以保持一个很好的高度。

因为我觉得音乐是价值很高的,在我的生命当中。所以我做音乐的态度也是会要求高质量的感觉去跟大家见面,所以,你问我做专辑整体的概念,那就是以质量来作为概念的,从出道到现在都是一样。


大盗:那歌词内页插画的想法是你自己的想法还是公司的建议呢?
张智成:我把我这3年多,甚至这18年来的经历,或者是我从18岁开始谈比较有感觉的恋爱以后,所有事迹都会告诉做企划的小兰姐,然后我们就花了三天的时间不停的在沟通,后来他觉得我是一个蛮有想法、也蛮注重品质的人,而且蛮坚持的,对于身边所有的一切要求也还蛮高的。而且我也跟他提说我想要找一个象征性的动物啦~或者是一个什么东西来代表着我们这一次的合作。因为那时候就想说以前都没有过,不如来找一下,然后大家就想到孔雀。因为孔雀在鸟类动物中算是比较不普遍的,但是每次你看到它都会目不转睛;它比较神秘,你又很想拥有它,就是有这种感觉。所以提出来后,刚好小兰姐也很认同,我们就一起去进行这件事情了,其实也不容易,因为孔雀是一个非常耀眼的动物,无论你怎么画,它都是非常的抢镜。就像文字跟影像一样。所以我常常跟他们说我想要保有我的情绪,我所有的照片都要我的情绪。所以孔雀这个部分,不一定要想象那个孔雀的颜色,我可以有很多意识形态的东西。因为毕竟艺术、情趣和概念这些东西都是很抽象的,所以后来也调整了很多,就是现在这样的面貌,如果我不提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有孔雀吗?我个人比较喜欢这样,我就是这么一个低调的人。我比较不喜欢说这种:啊!张智成发片了,大家来听啊!


其实每一次这样做都很难为情。我一般可能都是会告诉朋友说:我已经发专辑喽,那你们如果听了喜欢就买吧,那如果没有感觉,不买也没有关系。因为对我来讲,这个就是缘分嘛!就像你去看画展,坦白说有多少个人看得懂那些画呢~但是也有人看得懂,因为我自己也有看懂的时候。我看懂的那一霎那它表现到我的情绪、我懂!其实那个就是你们之间的关系,所以根本就是不需要再去渲染什么。


大盗:刚刚有讲到好歌,在你认为什么叫做好歌?
张智成:所谓的好歌,其实不同年代有不同的想法。可是对我来讲,所谓的好歌,我要以张智成为出发点,第一我喜不喜欢这个歌;第二如果我喜欢,它的旋律是不是我比较少接触到的或者是我比较没有唱过的旋律;第三在这个阶段演绎它,能否给它新的生命;接下来就是到底这个歌可以去到什么样的张力,这个就是我看一首歌。我会用很多的角度去看它,我不会单一看这个歌是不是朗朗上口、是不是大家一听到就会喜欢,我不会在这个角度看。因为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品,它是可以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就像现在如果提到我过去的第一张唱片的哪一首歌,我就知道,啊~你是懂的!

因为我当时做音乐,就是想说,好!这个歌18、20年后如果你还能提起的话,那就是好的作品。


大盗:刚刚有说、你会选择不同旋律的歌曲嘛~所以你是不是也会在歌曲的曲风上进行突破呢?还是会选择比较拿手、适合自己的曲风的歌曲?
张智成:分两块,我刚出道的时候,就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嘛,因为18年前的自己是充满热情和野心的。我的vocal、我的声音可以表演在很多方面,比如说我可以在舞曲上的表演、可以在R&B上、情歌上,还可以在怪怪的歌上表演。我那时候做了很多的尝试,前面的4~5张唱片,我做过电音舞曲很多很多东西都几乎做过,所以我觉得那个时候的自己比较不害怕什么,可是现在这个阶段的自己就会觉得要做这个年纪和这个阶段适合的东西,在适合之余我也会去再后制(后期制作)过程,我能加一些什么样的编曲、我能挑战一些什么样的声音,我还是会做这样子类似的事情,所以这个是并行着的。

18& 《18》

大盗:回顾这18年 对你来说意义最深刻的几个时刻 印象最深的几个事件。

张智成:1999年出道的第一首歌《声音》,我是在一个合集里自己有这样一首歌,因为这个歌,让马来西亚当时的媒体认识了张智成。因为当时的大家都广受港台的音乐淹没的年代,然后马来西亚有一个唱歌比较不一样的张智成,就方法可能不一样,会有一些真假音的转换啊、转音啊,然后那个时刻是很重要的。2001年我自己录完第一张专辑的时候,那个时刻也很重要,因为我终于有个人的专辑了,那个是我的梦想,我进这一行最大的梦想就是能出专辑,其次的梦想是在舞台表演方面,我想让人家有感觉,我希望我每次唱歌都能唱的好一些,到现在还是要求这个。然后我觉得第18年的这个时刻也很重要,它好像是一个里程碑,他不是那种物质上的里程碑,它是我这个音乐里程中很重要的一个结点。你想从第一张,18年前的自己懵懵懂懂、到现在已经走了18年,你还有这个热情去做第九张个人专辑,其实是我给自己一个鼓励,也给我身边的团队很大很大的感谢。因为他们为了做这个project花了很多的时间。从了解张智成这个人、然后调整他们自己到适合做我这个project,我觉得这个阶段很必要,但也不是简单的事情。


大盗:首播主打《我爱的人不爱我》和近期发行的第二波主打《瘀青》都属于治愈情伤风格,据说录音时数度唱到哽咽,当时制作人彭学斌,一度喊停关掉所有麦克风并关灯,给你最大的空间让你自己在房间里释放,所以在那段释放的时间内,你想了些什么吗?
张智成:我是一个从小就比较敏感的人,我看到我哥哥被人家欺负,自己还没办法帮他,我就哭了。我看到我同学被欺负但自己无能为力的时候我也会很伤感,就会陪他回家之类的。我从小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我记得我第一次在录音棚唱到哽咽的歌是我2005录得那个《快乐》专辑,那时候那首歌叫做《放我的真心在你的手心》是我翻唱叶欢姐的歌,那时候我把我自己当成是最后一首录的歌,因为那时候我已经有一种决心,我想说这张以后我可能要休息很久很久、甚至是不回来了。因为我觉得差不多了,已经从第一张专辑做到第五张了,当时是那样想的,所以很伤感,当时我也有跟很多歌迷说,这可能是我最后一首歌,那也没关系,我有5张专辑让你们听,你们给我一点时间,我会去调整自己,如果我有一天调整好了,我觉得我还是对音乐跟做专辑有这个热情,我会再回来。所以我09年才再回来,然后呢,我09年回来发了一张《暗恋》,那时候我调整好了,所以就安然无恙,直到2011年我唱《金玉良言》这首主打歌的时候,就其实也是一样,我在录音室里面,刚开始唱这个歌的demo的时候其实就是这样,是讲在书店里面、咖啡厅,说思念说再见,再见是最好的金玉良言,就这样嘛!唱第一遍的时候就觉得这个歌就是这样喽,我唱第二遍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那个歌词就像电影的那种3D的一样、它是立体的,这个立体的画面它带来了我那一段感情,那段感情的那个画面就来了,所以那时候我唱到副歌就哽咽了,外面彭学斌听到我声音哽咽了之后,他就立刻把那个声音按静音、马上关灯,然后我瞬间就趴到隔壁的钢琴就哭了很久。这一次录《淤青》的时候也是这样,但其实我现在是更长大一点,所以当我唱到“青春不就是染上付出的恶习”这一句的时候我就一下子觉得被这一句“打”中了,然后我的声音就开始抖了,开始有点鼻塞,所以学斌就还是一样就停!

我还很清楚的听到他的声音说“停!”虽然他很小声说。然后我就转了一个身,因为我这次没有钢琴可以趴了,因为钢琴搬走了,所以我就转了一个身,蹲下来哭了一下下。我之后就还是很勇敢的站起来、喝了一口水、擦了眼泪继续的唱。我觉得歌手或者是创作人、文字、艺术工作者都跟我差不多,当你写到或者是到达一个点的时候,你那个情绪高涨的时候,你很难去掩饰这一点,就像我在我自己的发布会的时候,看到粉丝为我做的一些事,我就会很感动。


大盗:你认为哪首歌跟你最像?
张智成:其实每一首都很像,像我第一次录的《声音》就是我真实的自己,为什么18年前第一首歌是用《声音》,就是因为学斌说:大家都还不知道你的声音,大家都只是看你的样子,听到声音都已经是后面了,所以学斌很想让大家听到我的声音。所以我从第一首歌《声音》开始,我就觉得那是我最后一次机会了,我每录一首歌,我就觉得这是我最后一次表现我自己的时候了,我从录第一张专辑中的每一首歌,我跟这些歌去相处的时候都是百分之百的自己,我在录音过程里面可能会录很久,录不好的原因就是我还没有办法做到百分之百,所以这个就是我从第一首歌到现在的每一首歌都是一样的,我没有思考过哪一首歌比较像我,因为都是我,都是张智成,只是不同阶段的张智成,可是现在的张智成很多人都会讲一句话就是:比较能够感觉到一开始就是比较像真实的我,因为我讲那一件事情感觉更真实。这是别人给我的,可是对我来讲都一样,因为对我来说每天都是一样的自己。我也不会每天照镜子说:你是谁?不会这样!所以我认为你问了一个很好的问题!
大盗:哈哈哈哈 ,谢谢夸奖(内心OS)。因为旁观者可能会看到你更多的变化。
张智成:对!因为每个人对我的印象可能就是,我唱了哪首歌,你觉得为什么他这个时候是这样?为什么那个时候跟他不一样,他们会这样想。其实将心比心,你看你自己也是这样啊,一整天的你都不一样,遇到不一样事情的时候你反应也是不一样的,其实就是这样,所以我觉得歌里面可以找到我自己,我觉得也可以找到你们自己。


大盗:既然是情歌偏多,所以你自己的爱情观是怎样的?
张智成:我是一个非常完美主义的人。我希望我在她的心目中是分数值很高的,所以我要求自己很高。我也希望,她在我心目当中的分数是可以不要通过时间而降低的,我比较希望是可以一直加分的。但我又很害怕我的爱情是原地踏步的,那大家在耗时间,因为我觉得人与人,不同的个体在相处、相爱的时候,应该是互补,一直不断地成长、去开发。我就还比较完美主义,所以我在爱情里面,其实是蛮难找到一个可以完全契合的对象。

大盗:那有没有想过试着去改变自己或者是降低一点要求呢?
张智成:我以前以为可以,后来2011年我有一首歌叫《你爱上的我》,“你爱上的我,并不能够代替他”,对啊!可是你没有发现吗?你谈恋爱的时候,你多降低自己、你多包容一件事情,那如果你不是用最真实的自己跟她交往,早晚都会分开。所以我现在交朋友、我跟我的同事、我跟我见到的人,我都会先跟他们说。因为很多人碰到我可能就看我是前辈,对我很恭敬,我就会直接跟他们说:xxx,你平常是这样的吗?你平常如果不是这样的话,你不要这样。如果当你认识我三个月以后,你就变成一个很机车的人,那我就会觉得你很假!我就会这样说。

天哪!好敢说

要不然你就做你自己,我喜欢这样,所以我喜欢第一时间就看到真实的你,所以《你爱上的我》这首歌就改变了我,对于每一个付出的,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尤其是女生,可能会付出的比较多嘛,因为女生就比较细腻敏感一点,所以我认为无论你是谁、无论你怎样,你要相信一点,就是这世上只有你一个是跟别人不一样的,所以如果今天你遇到这个人,觉得你要配合他/她的话,那这就不是对的人,你要找一个对的人,这个世界上一定会有。
但如果你的眼光放太高,也可能是以前偶像剧的问题啦,白雪公主和白马王子,为什么爱情就一定要有这么帅和这么美的人呢。其实我们不就普通人嘛,难道我们不能有浪漫的爱情吗?就偶像剧或者是童话的画面可能是有点洗脑,所以我们要扔掉这些回到我们自己。你看你自己、你适合谁,谁适合你。我是独一无二的,要比的话也许气死人啊,搞不好我有很多比那些很美、很高、很帅的人强的方面呢~谁知道。所以那首歌改变了我的爱情观。我会尽量用自己去跟她交往,我也同样希望那个人是跟我一样真实的。

↓歌曲接龙~现场版哦~


这里呢,大盗为你奉上独家!独家!独家!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的

现场版,歌曲接龙~

别急、往后看 还有给你们的惊喜哦~


我是歌手——张智成

大盗:现在发行的这两首歌曲的MV都很有看点,那做成音乐电影的想法是从何而来?
张智成:其实我2002年在台湾出道的时候,我记得我在台湾发第一张专辑的时候,当时我在八大就拍了一个爱情音乐故事,我跟丁小芹还有其他的演员一起演了这个爱情故事,用我的歌串成的,那个是有5集的爱情故事,我觉得还蛮好玩的。因为一首歌他需要MV是因为每个人看歌词是有不一样的想法,这个是他自己的创作,但是到导演那边,导演就有他的视角,其实这就是导演的故事,那我就负责去演,因为他可以把这个歌的张力放大,就像我在现场表演的时候我就会尽量去进入这个故事里面。


大盗:是否有想过参与专辑的制作,自己填词作曲?
张智成:我从大学的时候就开始创作,我有写过不少歌。但是在我出道的时候,我是不觉得我的歌可以比这些创作人好。其实我每年都会写几首歌,蛮少的,大家比较记住的就是《快乐》这首歌,词曲都是我自己写的。因为我不规定我自己是那种以写歌为主的歌手,我觉得我是一个在录音室里面进行声音创意的人我喜欢把一手Demo变成一首张智成的歌曲、一个能让大家听懂的故事,这个是我的功课。因为有别人比我做的更好的事,我干嘛去抢,我没有必要,让他们去发光就好了,我有机会去表演,我可以把他们的歌加入张力,我觉得分工合作比较好。


大盗:最想通过自己的作品,给大家传递些什么?
张智成:我唱歌的精神是,我想把音乐的价值一直提升到一个高度。我超介意别人随便做专辑的。因为小时候听专辑,如果碰到很喜欢的专辑,我就会从头翻到尾,我非常珍惜那个专辑,因为我认为那个专辑是陪我走了很多很多的青春。到现在我还是会听很多很多的歌。所以我做音乐的精神就是,它的价值放得高一些。一张专辑是不能用他的价格来衡量的,因为它只是通俗化了,来送到大家手中,我希望大家可以更珍惜每一张专辑。

大盗:时隔这么久再次发片的感受怎么样?
张智成:时隔三年多,听起来好像很久,但其实对我来说没有很久,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我一直和音乐有关。因为我几乎每一次再发专辑,都是隔两三年这样。因为我每次都是在不断地进修自己,希望再回来是一个好的状态。不是全新的自己、是有所成长的自己,有故事可以讲。


↓下一part其实是 魔术环节,就是飞天小怪~

↑ 心疼我们小怪,对不起,是大盗没有保护好你


大盗:自己有了怎样的变化?或者是一直在不断精进的方面是什么?
张智成:我现在比较能够更加接受更多的可能性在我的身上,我以前可能就不太想碰演戏之类的,我都有一点怕怕的,因为那毕竟不是我的专业,我觉得我能演演MV对我来说就够了。所以现在我能接受更多的可能性,当作对自己的一种挑战,可是我也还是一样不会去做自己没有把握的事情。


大盗:你认为自己一直在坚持的是什么?音乐吗?
张智成:起码现在大家想到张智成,最先联想到的就是音乐。那我觉得我坚持的这18年就很满足了,最起码我没有背叛音乐,我没有亏待它,我还是和它肩并肩做了很多事。我一直坚持的就是做好听的音乐,要有质感、要耐听的音乐。


大盗:之后的工作安排,是否有在内地开演唱会的计划?
张智成:因为做音乐会还涉及到谈场地、找乐手、拍歌曲等等,现在目前比较能够确定的就是4月底在高雄有一场我的音乐会,5月中在台北有一场,之后就会陆续拍其他的地区。希望大家给我们一点时间,像我首歌一样《擅长等待》,等我一下,我一定会到你那边唱给你听。
 大盗:大家可以开始期待了呦~

我不是网瘾少年,我只是枚吃货!

大盗:因为张智成合作过很多艺人,还有谁是你最想合作的?
张智成:我出道之前就超想的,如果有一天我能和张学友、张惠妹同台,或者和陶喆那种多好啊~但后来都是在活动遇到,没有同台。但是我觉得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领域,就随缘吧!

大盗:合作过的有没有让你印象深刻的?

张智成:印象最深的就是梁静茹和阿桑,静茹是我当了她专场巡回演唱会的嘉宾,跟她走了很多的城市和国家。另外一个就是阿桑,因为她出道的时候,我就带着她一起。我跟她好像有一种很奇妙的缘分,有时候我唱歌的时候,都会觉得她好像在某一个角落很机车的看着我喊:师兄!我们玩的就还挺开心的,我唯一的艺人朋友可能就是阿桑。虽然她人不在了,但是每当我唱到《叶子》的时候都会觉得她在我身边。我上一张专辑也翻唱了她的《叶子》这首歌。

大盗:认为自己是网瘾少年吗?熟悉网络用语吗?
张智成:我常常和别人说,我是一个“按钮艺人”,我其实是一个可以随时喊停的人。

现在的我常常会拿手机,因为宣传期,我必须要看我的东西有没有发好,看我的朋友们在说什么。因为我最近都是飞来飞去,我的朋友、家人都是在手机里面聊天,所以你要问我是不是“网瘾少年”,我觉得我不算是。


大盗:因为看你微博最近都会跟大家分享一下吃的东西,所以觉得自己是一枚吃货吗??
张智成:我蛮爱吃是真的,我工作的时候我不介意我吃什么,只要吃饱就好,但是当我休闲娱乐的时候我要吃到不好吃的东西,那我会生气。我是个吃货没错,我全家人都是吃货,我们在一起就会聊吃什么、手机里面的图片也都是吃的。

大盗:平常私下会自己动手做饭吗?

张智成:我很会煲汤,也很会煮菜,一般市场里面的菜,我都会煮。


大盗:所以朋友们对你手艺的评价,也是很高的嘛?
张智成:对啊,而且不容易吃到。因为我很随性,我不会特意为谁做,如果我做的时候刚好来我家,那就可以吃到。


大盗:想尝试但是还没有学会的料理种类是?
张智成:所有的甜品类我都不会,因为我家里没有烤箱,而且我不喜欢鲜奶油的东西。甜品的话,我只会做绿豆汤、红豆汤,煲这种甜汤很容易。其他的我姐和我妹妹都会,那既然我家这么多人都会,我干嘛还要会呢?我吃就好了。


依旧是万年不变的送礼环节~

参与方式:

留下你的【微博ID+精彩评论

记得一定要好注意格式哦~不然大盗是不是选中的!

说出你想对张智成说的话

我们将送出5张张智成全新专辑~

往期回顾查看全部

   

热门评论0

所有评论0